当前位置:  农事资讯活动快讯培训

种植大户变身家庭农场主之后

2014-10-21来源:中国农业新闻网-农民日报
分享到: 更多

发展的坎儿在哪里?

——来自四川省丹棱县家庭农场的调查

    本报记者 张艳玲

    编者按

    日前,李克强总理在粮农组织的演讲中指出,要依托家庭经营推进农业现代化。以家庭经营为基础,推进适度规模经营,发展现代农业,有利于更好地“供养中国”,也会对世界粮食安全作出贡献。由此可见,家庭农场已经成为农业现代化的重要力量和发展方向。然而,土地流转周期的不确定性、劳动力稀缺和融资困难等问题影响着家庭农场的进一步发展。本报记者来到四川省丹棱县,就家庭农场的发展进行了深入调查,为读者带来了丹棱的经验及困惑,希望能与读者分享,并一起为他们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刘子刚是四川省丹棱县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人。去年3月26日,他率先拿到了家庭农场的工商执照,正式从种植大户转身为家庭农场主。如今,丹棱县已注册家庭农场近100家,在水果、茶叶、藤椒、林业、养殖等领域都有分布,但其中超过70%由种植大户转变而来。同样作为新型经营主体,种植大户为何纷纷转身家庭农场主?抉择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?家庭农场主们正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?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
    1为啥要当农场主?

    对于40岁的刘子刚来说,想当农场主的愿望早在10年前就萌芽了。2004年,他通过层层选拔远赴日本一户家庭农场务工,见识了日本家庭农场的精细化管理与科学耕种技术,更惊叹一户小型家庭农场每年所创造的收益。“得知中央鼓励发展家庭农场,我兴奋得不得了,第二天就到县工商局咨询办理手续。”刘子刚说。

    如果说刘子刚对家庭农场的好感来源于其留洋经历,那么对于谢林而言,则是一次更现实的身份选择。30多岁的谢林勤劳精干,服装批发生意做得有声有色。2012年,他说服家人,返乡创业,流转了近300亩土地建起了葡萄园。

    朋友开玩笑说:“你又回去当农民了啊!”对此谢林并不认同。“从土地流转、农业设施建设再到种苗、农资的购入,我们投入了几百万元,这绝不亚于一个中小型企业的资本规模。”他心里不服气,打算注册一家公司,但在得知家庭农场也可以通过工商注册获得法人主体资格后,他又犹豫了。“家庭农场给了我们新的身份。”谢林表示,再三权衡后,他放弃了注册公司的想法,成为了一名家庭农场主。

    而种了十多年葡萄的老骆则是被女儿美霖推着进入农场主队伍的。2013年,重点大学毕业的美霖不顾父母反对坚决辞掉工作,四处拜师学艺,决心要将父母的葡萄事业做大做强。在钻研葡萄栽培技术的同时,这个27岁女孩也十分关心农业政策。

    说服父母注册家庭农场显示出了骆美霖的政策判断能力。2013年6月17日,科美家庭农场正式注册登记。当天,丹棱县委、政府出台了《关于大力发展家庭农场的实施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,明确将从县农发资金中安排200万元用于发展家庭农场,并从主体资格、经营规模等各方面明确了家庭农场的注册条件。

    在政策引领下,2013年下半年,丹棱县家庭农场注册数量不断增长,发展速度大大超出政策制定者预期。根据《意见》确定的发展目标,2013年培育家庭农场10户以上;2015年累计培育家庭农场50户以上;2017年累计培育家庭农场100户以上。但到目前为止,丹棱已注册成立的家庭农场已近100户,其中超过70%来自于种植大户。

    “政策利好刺激了前期人才储备的释放。”丹棱县委副书记、家庭农场领导小组组长郭红认为,基于丹棱县多年来对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,培育了一定数量的种植大户,这些新型职业农民不仅掌握了先进的种植技术,而且其政策接受能力也被低估了。

    2除了身份还有什么在改变?

    经过工商注册,种植大户变成了家庭农场主,除了身份之外还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呢?“思路清晰了!”谢林说,拿着工商注册执照那一刻,对未来发展有了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在谢林的绿之润家庭农场,笔直宽阔的机耕道已经郁郁葱葱,葡萄藤蔓沿着道路上方的支架蜿蜒前行,美人指、聚玫瑰等高端葡萄已经渐次成熟,从层层叠叠的枝蔓中低垂下来,行人抬手便能一尝芳泽。“休闲采摘”将是绿之润的主营业务之一。谢林指着葡萄园的那一端,告诉记者,“下一步要让餐饮赶快上马,才能把前来休闲采摘的客人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家庭农场不同于种植大户,我们的经营业态应该更多元。”谢林说,当第一次触摸到执照上的钢印时,这个念头钻了出来。无独有偶,有同样想法的骆美霖已经列出了日程表,打算在即将来临的这个冬天把重庆火锅搬进葡萄园。

    除了经营理念,在郭红看来,另一个最直接的变化是其法人身份带来了更为有利的市场地位。“经过法定程序注册的家庭农场与种植大户相比具有更强的公信力,这为丹棱农产品品牌建设将带来新的契机。”郭红说。

    以浅丘地貌为主的丹棱县产业结构调整较早,形成了果蚕茶林等优势产业,经济作物面积达35万亩,超过县域面积一半以上,虽然产业规模不断扩大,但苦于没有品牌,绝大部分产品都只能低价进入批发市场。家庭农场的品牌创建在《意见》中也被列为一个重要的目标。然而,面对大流通、大市场,以家庭为基础的经营单位要如何创建品牌呢?

    为此,丹棱品牌战车已经走出了第一步。在政府主导下,针对各主导产业一个个精心设计的产品形象标识推广开来,原本各自为阵、参差不齐的营销资源被重新整合。“在由政府主导的区域品牌战略中,家庭农场有着重要的主体地位。”郭红说,一方面,家庭农场的优质产品是品牌建设的重要载体;另一方面,搭上丹棱品牌战略的战车,家庭农场进入市场就有了更高的平台。

    伴随着各大家庭农场主的跃跃欲试,家庭分工开始出现。“300亩葡萄园管理不是易事,如果没有工人管理、后勤保障、财务支出、市场销售的分工,肯定是一团糟。”宋舰英和表哥谢林一起干家庭农场,现在和表嫂、表舅、表哥各管一块。

    不难看出,家庭的概念在逐渐延伸。三丹口家庭农场是由刘子刚与妻子共同经营,经营规模为30亩柑橘“不知火”,是典型的小家庭农场;而以绿之润家庭农场为代表的家庭成员则扩张到旁系血亲;同时一些姻亲关系也得到了认可。

    对此,郭红认为,“基于乡村宗族社会的特点,亲缘关系的粘性强,只要家庭农场结构具有稳定性,在一定范围内的联合有利于资源的整合。”

    3农场主的担忧与困扰

    “随着前期人才储备的基本释放,家庭农场增长速度将逐步放缓。”郭红预测,到2015年,丹棱县家庭农场的新增数量可能维持一个较低的增长速度。

    土地是最大的阻碍。根据丹棱县规定的家庭农场经营规模,种植业连片经营面积须在50亩以上,林业在300亩以上。然而土地流转费用高企让这一门槛显得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“有农户要价2500元一亩,这么高的价格谁敢接啊!”老骆本打算将园子周围的土地流转过来,但最终因为价格谈不拢而放弃。

    为了保证经营的持续性,丹棱县规定家庭农场的土地流转周期必须达15年。“虽然合同签了15年,但听说过不少撕毁协议的争执。”家庭农场主陈廷科说,流转合同能否如期履行,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确权颁证被寄予厚望。“产权明晰后,将理顺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法律关系,扫清制度障碍,合同的履行将得到更有力的法律支持。”丹棱县农办主任徐卫斌表示。

    同时,一个旨在为丹棱县土地流转服务的新机构也被组建起来。“丹棱县土地流转中心将为土地流转的有序进行提供支持。”郭红表示,未来通过信息技术与省市、土地流转中心的对接,中心将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骆美霖的担心还要远一些。“合同一旦到期,土地流转的法律关系终止,如果无法续约,家庭农场也就不复存在。”骆美霖说,但农场十多年的经营,可能使土地价值已经不同往日。“土壤的改良、人气的集聚,这些增值如何结算?”

    近处,劳动力稀缺和融资困难显得更急迫。绿之润高峰时的用工量超过300人。“开着面包车四处招工,每天120元也找不到熟手,大部分都是老人。”谢林说,全家人不得不也铆足了劲在地里干。

    记者走访发现,用工难题正困扰着众多农场主。丹棱县农林局总农艺师谢明分析,丹棱家庭农场在水果、茶叶、藤椒、林业、养殖等领域都有分布,但其中超过70%都是从事水果种植,平均经营面积在100亩左右。“水果的管理需要大量的精细劳动,疏果、套袋等环节很难实现机械化,而且一旦进入农时,用工需求集中爆发,劳动力市场自然供不应求。”谢明说。

    劳动力制约逐渐凸显,融资难题则由来已久,而且随着丹棱家庭农场的发展,资金供需矛盾进一步升级。“土地经营权流转、农业设施建设是一大笔前期投入,然而我们却不能以此获得抵押贷款。”虽然县里有贴息政策,但刘子刚认为问题的关键还是出在家庭农场主很难在银行获得资金。

    政府层面已经有了行动。前不久,丹棱县有关部门与人民银行洪雅县支行达成一致,将拓展抵押担保方式,开展林权抵押、土地流转收益保证、应收账款质押、农机具抵押、存货抵押等创新业务,并原则性规定,主办行提供的贷款金额应尽量满足借款人生产经营所需资金的50%~60%,而且在贷款周期上,也考虑到了农业生产周期情况。

扫描二维码关注智农宝公众号,了解更多农事资讯

手机长按二维码识别

[责任编辑:智农人] 标签: 出了 万元 都有 本报记者 中超
您可能喜欢的

友情链接

微信分享